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野生动物

地理知识 | 请鱼容易,送鱼难

发布日期:2018-06-14 16:02

亚洲鲤鱼

在中国“鲤鱼跃龙门”承载着金榜题名、飞黄腾达等美好的寓意不过对美国人来说,河中高高跃起的亚洲鲤鱼恐怕是他们的恶梦。

“亚洲鲤鱼”的角色之变

“亚洲鲤鱼”并不是一个单独的物种,在美国,广义上这个名字被用来指代8种引入美国的鲤科鱼类,狭义来讲,美国人通常说的“亚洲鲤鱼”其实就是我们熟知的“四大家鱼”,青鱼、草鱼、鲢鱼和鱼(胖头鱼)。上世纪70年代它们背负着“解决环境问题”的使命,背井离乡来到北美大陆,而如今,它们被称为“亚洲鲤鱼”成了美国政府的心腹大患。随着种群数量不断地膨胀,加上管理的疏忽,四大家鱼先后成功“越狱”逃逸到了自然水体中。由于密西西比河流域食物充足,本土鱼类很难与其竞争,亚洲鲤鱼的繁殖力极强,一条雌鱼每年产卵多次相比于本土鱼类,亚洲鲤鱼的幼鱼生长速度更快,而且相当聪明,懂得聚集在浅水区躲避大型食肉鱼类的袭击。因此,亚洲鲤鱼的幼鱼成活率高达70%,短时间内就建立了庞大的野外种群,使得本地鱼类因为缺乏食物而数量大减。

复杂的生态学难题

美国最早希望采用化学手段来控制亚洲鲤鱼,在河中抛洒了大量毒剂,结果死亡的鱼中没有多少亚洲鲤鱼,倒是不少本地鱼类成了陪葬品。后来,美国政府放弃了采用极端手段来清除亚洲鲤鱼,一方面,他们采用围堵的方法拦截亚洲鲤鱼;另一方面发动群众进行捕捞。

美国人为什么不吃掉这些鲤鱼?

让入侵物种产生经济效益这似乎是个不错的思路,其实美国人已经在尝试用这个方法来削减亚洲鲤鱼的数量,但是亚洲鲤鱼的外表让美国人感到不适,鱼肉的腥味又很重,而且他们也不习惯吃鱼吐刺,因此美国人还是更为青睐本地传统食用鱼类。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赵亚辉认为,想依靠人类的胃来彻底消除亚洲鲤鱼的危害恐怕并不现实,就亚洲鲤鱼的问题来说,人工捕捞固然可以移除一定数量的野生个体。但由于亚洲鲤鱼已经成为当地水体中的优势种,本地鱼类无力与之竞争,因此由捕捞所产生的空白生态位仍然会被亚洲鲤鱼所占据,本地鱼类的种群很难得到恢复。

人工捕捞也可能使得亚洲鲤鱼的种群出现下降,但是否有效,需要长时间的监测,仅凭一两年的数据无法说明问题。同时,当亚洲鲤鱼的种群数量过低时,很可能出现补偿性增长,使得其数量出现爆发,如果不能维持一定的捕捞压力,亚洲鲤鱼的种群数量就会出现反弹

生物入侵,人为媒

如果我们把生物入侵看作物种的扩散和迁徙,在自然条件下,这一过程其实并不容易发生,因为物种通常会被地理屏障所限制,即便偶然一个物种来到了新的环境,这通常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然而,人类出现以后使得生物入侵有了理想的媒介,随着人类的科技特别是航海和航空技术的不断进步,地理屏障对我们来说变得形同虚设,人类的交通工具无意中成为了入侵生物的“便车”。藏匿在远洋货轮的压舱水,或是长途运输货物中的入侵种能在短时间内“突袭”新的生态系统。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发布的《全球100大危险入侵种》报告的封面的棕树蛇,正是借助被运输的货物从澳大利亚北部和所罗门群岛偷渡到关岛,给当地的鸟类带来了灭顶之灾。

人类有意地引种则更是生物入侵的重要途径,比如牛蛙起初作为肉用蛙被引入中国,在全国的很多地方都有饲养,在这过程中一些牛蛙逃离饲养场进入自然水体,一些效益不佳的饲养场把大量牛蛙抛弃到田野之.如今,这种巨蛙已经对入侵地的生态系统造成了破坏:它不仅食量大、而且从不挑食昆虫、其他蛙类、小型蛇类和鸟类都难逃它的巨口。更严重的是,它还成为一种壶菌的传播媒介感染这种真菌的本土两栖动物死亡率很高。因此,在牛蛙入侵情况比较严重的水体中,原本入夜之后的“百蛙齐鸣”,变成了牛蛙沉闷的独唱。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