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森林公园与自然保护区

可可西里的守护神

发布日期:2018-08-23 11:34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4.5万平方公里的保护区,37名工作人员,平均每人1000平方公里的保护范围……这一组数字的背后,有许多令人动容的故事和传奇。这些在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的人,他们远离故土和亲人,长年驻守在辽阔而又神奇的可可西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用青春和汗水守护着可可西里的土地和生灵。 

难以忘怀的青春岁月

  1997年春节刚过,部队复员的罗延海等13人一起告别玉树藏族自治州结古镇,进入可可西里。那时正是隆冬时节,罗延海和他的战友们踏上了一条常人无法想象的巡山之路。这一走,他们就在这条路上走了20多年。 

  保护区管理局一年巡山多次,每支队伍5人一组或7人一组,全年不断。巡山时间短则20几天,最长的一次是48天。为了车上能多坐一个人,每个人的行李都减到最少。他们白天赶路,晚上挤着睡在车里,没有被褥也舍不得开暖气,冻得受不了就下车去转圈圈。 

  巡山时,队员们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足4个小时,巡山途中饿了啃一口干饼子,渴了喝一口冷水,没水了只能喝雪水。长年累月的露宿、失眠、颠簸让队员们疾病缠身,胃病、腰椎间盘突出、关节炎都成了常见病。 

  保护区森林公安分局成立初期,武器装备十分简陋,外出巡山的队伍只有一支枪。为震住有枪的盗猎者,巡山队员每人配发了一个枪套,每当走近盗猎分子,他们就拍着枪套大声呵斥,以便吓住对方。但也有吓不住的亡命之徒。有一次,赵新录带队进山时发现一个盗猎团伙。这些家伙一定是知道了巡山队员们用枪套唬他们,一开始就没命地逃跑。追到最后,盗猎分子实在跑不动了,都累倒在地上。队员们用手铐铐住盗猎分子后,自己也累倒在地上,剧烈咳嗽后,呼吸都带着血腥味儿。等喘过气来,才发现对方的子弹已经上了膛,其中一发子弹已经击发。幸运的是,这是一发哑弹,没有打出去。 

  可可西里气候严酷,极端最低气温可至零下46摄氏度,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40%。遭遇冰河,队员们得刨冰垫石,手脚浸在刺骨的冰水里。夏季冰雪融化,可可西里就像没有尽头的沼泽地,巡山的车辆随时会陷入沼泽、泥淖,寸步难行。队员们每年巡山10多次,每次行程百余万公里,可可西里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片湖都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 

和平年代的枪声

  巡山过程中,巡山队队长肩负的责任更为艰巨,不仅需要在复杂的环境中作出正确的选择,通过观察天气、地形、车辆状况,包括队员的情绪、身体。更重要的是,他们要借助巡山、办案的经验,决定下一步行进的路线、方案,否则就会让全体队员面临生命危险。担任第一任巡山队队长的王周太34岁,第二任巡山队长的罗延海24岁。虽然年轻,但艰苦的巡山经历把他们历练成了优秀的指挥官。 

  20051225日,保护区腹地发现被不法分子残酷猎杀的藏羚羊尸体。根据案情分析,盗猎分子将以往长时间、大规模猎杀藏羚羊的犯罪手段,换成了零星猎杀藏羚羊后迅速撤离的手法。根据盗猎犯罪的新动向,管理局进行详尽分析后认为:在距离保护区不远的区域内,一定有收购藏羚羊皮的非法窝点。 

  同一天,指挥部派侦查经验丰富的巡山队长王周太前往青藏公路沿线沱沱河、雁石坪一带进行秘密侦查。因为犯罪分子过于狡猾,王周太装扮成商人打入团伙内部,与犯罪分子进行了14天机智勇敢的周旋,最终确定雁石坪一带有非法收购野生动物产品的窝点。 

  17日,11名森林公安民警和林政人员组成的特别行动组,乘3辆车,15时出发,于第二日零时到达距雁石坪30多公里的目的地,迅速实施抓捕。据被抓获的嫌疑人供述,特别行动组又连续作战,前往雁石坪捣毁了另一处多年来盘踞青藏公路沿线、非法交易珍稀野生动物制品长达8年的窝点。 

守护好脚下的每一寸土地

  巡山队员中大部分成员是藏族,他们从小生活在玉树。 

  队员尕玛土旦在一次巡山后的返回途中,车翻了。醒来后,大家都往外爬,他却动不了。驾驶员文尕公保把他从车里抱出来,一摸,尕玛土旦满脸是血。文尕公保跳上另一辆车,带着尕玛土旦、断了肋骨的更嘎疯了一样往格尔木赶。赶到纳赤台,尕玛土旦感到自己快不行了,他努力地睁开眼睛,看到车窗外点缀着几棵青草的绿地,他说:“路边绿了,你们选一块草长得好的地方把我放下,能躺在这片草地上离开人世,我死而无憾!”对这片土地的热爱,让尕玛土旦不惧死亡。 

  队员普措才仁毕业于南京森林公安学校。15岁时,舅舅索南达杰的牺牲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父亲扎巴多杰在生前就嘱咐他,长大后要为保护可可西里而战。 

  可可西里是一片神秘之地,一旦破坏,100年都难以恢复。巡山时,驾驶车辆的巡山队员总会按照原来留下的车辙走,尽可能不留下新的印迹。路上,只要见到矿泉水瓶,他们就会停车下来捡拾。遇到青蛙和刚孵化的雏鸟,也会小心避让。为保护可可西里,巡山队员经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守护在一线的职工,平均每人管护面积超过1000平方公里,其中的艰辛只有巡山人自己知道,但他们还是愿意“把一辈子扔到这里”。 

  201777日,得知可可西里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消息的当天下午,布琼手中紧紧攥着手机,泪如泉涌。作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党组书记,他觉得自己“完成了一生的使命”。然而,作为可可西里永远的捍卫者,队员们深知:这意味着对可可西里的保护从动物延展到了更大的生态圈,他们守护可可西里的路将一直坚定地走下去。 

附件下载: